面对我们的骨灰 高尚的人将洒下热泪

© 邵陵笔冢
Powered by LOFTER

黑鹤

《黑鹤》
钢铁的枝桠上
落着黑色的鹤
泠然下望
林间雾气蒸腾的河流

那河中流淌着的 不是水
是初诞的星光
入夜了 你瞧
星子从地表开出来了
一簇一簇 一片一片
夜幕下沉 它们上升
一万年前 它们每一个都会飞到云端之上

但现在 离开大地的星星变得很少了
大地母亲爱抚过它们童年的手
如今会在它们想要升起时
用力地扯住它们的脚踝
人类来后 大地不再那么宽容

叙事诗人跪在湍急的河流中
张开残损的手掌 大声地哀求
"黑鹤!我的心肠被揉碎了!"
他的声音升起 随着一些最幸运的星星和夜风
"带我走,或者永远别再那样回头看我。"

二手外星人购买指南

写在前面:这是关于我十九岁时,也就是去年,创业的故事。食用愉快。


1

在我十八岁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过着一种浪荡的生活。那时我被送到多伦多念高中,你知道,对真正有志于学习深造的青年来说,高中不是一个好的出国时机。如果你小学没有来,那么你就应该等到大学再来,如果你选择在高中出国,很大程度上往往是因为你在国内的游戏规则下是个失败者。本来我不应该对一个基数并不算小的人群下如此武断的结论,但是纵使有例外——毫无疑问会有,我很清楚——那些并没有被我阴暗的揣测刺中的同侪们,想来也就不至于会为了我这微不足道的牢骚而气急败坏。况且,对于我所要讲述的故事来说,这也算不得什么重点。


那...

牢骚易唱,太宰治难识

本文于个人公众号 倒台沙皇 同步发送,ID:shaolingbizhong

公众号版本的文末有抽奖彩蛋,大家可以移步那边观看XD


01

初读《人间失格》时,我十五岁。


那时贴吧文化方兴未艾,我在某个贴吧里开着一个帖子,故作老成地写书评,臧否一众名家。在那个帖子里,我给了这本书6分。尽管我审慎地表示“大概是我没读懂”,但可以确认的是,书中确乎有某种阴暗潮湿的气氛在那时扼住了我,让我打心眼里感到反感与不适。我不喜欢太宰治。从那时起,我一直如此说。


2018年,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已经鲜有人还在贴吧混迹,像它其他的论坛前辈一样,贴吧也成了...

黄嘉伟和被赶鸭子上架的“偶像”们

本文于个人公众号 倒台沙皇 同步发送,ID:shaolingbizhong


最近,又有一位我热爱已久的天才“陨落”了。


且慢紧张,人没有死。但用网路上流行的话来说,可以算是“凉了”。这位名叫黄嘉伟的画师,在国内的ACG圈子里,算得上有头有面的大人物,谈到他的作品,最广为人知的当属他为前年的现象级游戏《阴阳师》绘制的式神立绘。游戏中引得无数玩家为之魂牵梦萦的酒吞童子、大天狗、荒,等等,都出自他灵气蓬勃的手笔。就在本文动笔的前一天,他被爆出背叛了他交往十余年的女友,出轨了一位19岁的偶像女团成员。紧接着,除了出轨以外,他在与前女友交往期间,对女友的一系列...

看着你

《看着你》
看着你
勇气常是没来由的
一开口
就是 永远永远

看着你
绝望常是没来由的
甚至不敢承诺
会爱你到明天

习作一则。

[与他对视]

“看着他们 为了彼岸 骄傲地 骄傲地灭亡”——万能青年旅店《秦皇岛》


在这片不能看Pornhub的土地上

本文于个人公众号 倒台沙皇 同步发送,ID:shaolingbizhong

作为一个留学生,几乎一定会被问到,尤其被国内的长辈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中国好还是外国好。这是个没什么诚意的问题,笼统得几乎就是明摆着告诉你,我只是想找点话聊,并不在意你具体的、真实的想法。因此每逢遇到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也往往认真地用最老生常谈的废话作答:我觉得吧,各有各的好。


各有各的好,这种话当然没错,在中国生活有在中国生活的好,那都是真心让我舍不得离开这个国家的好处。但要写个三千字专门来歌颂这好处,就有点像是闲出屁了,所以这篇文章主要还是讲讲别人家的月亮圆在哪儿。对...

习作一则。依然是文化衫。

[卡夫卡的手杖]

“巴尔扎克的手杖上写着:我将粉碎一切障碍。我的手杖上写着:一切障碍都将粉碎我。共同点是:一切。”——弗朗兹·卡夫卡


(小图看不清细节,衣服上面的字是Mich brechen alle Hindernisse.即“一切障碍都将粉碎我”德文原文)

今天开始学PS,做了五件一直想做的文化衫,打算过几天去印来玩玩。

当然是不卖的,小学生作品不好意思卖。如果有朋友喜欢的,可以联系我,我印好了邮给你,给个印厂和快递费就行。

祝大家夏日愉快。


p1:[无用青春]男款(Useless Youth I)


p2:[无用青春]女款(Useless Youth II)


p3:[人生硬核](HARDER THAN LIFE)


p4:[曰思无邪](Poem)


p5:[象征性抵抗](#NoTag)

消极地对抗,也好过投降

写在前面:开公众号啦,shaolingbizhong,今年会主写杂文,在那边更新,大家来关注吧XD

1.

五四又到了。

我时常想象那个遥远的,风雷激荡的年代,江山社稷内忧外患,危如累卵。在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于他们十多二十岁的灿烂年华里,是怀着怎样的激愤与孤勇,怎样抛头颅洒热血的觉悟,走上巷尾街头,一心要以他们初脱孱弱的臂膊,救国于危机存亡之秋。五四是属于青年的节日,是革命与反抗的一面旗帜,然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举国共做中国梦的今天,这盛世不知如谁所愿的今天,这面旗帜还飘扬在当代青年的心中吗?

热血已冷,头颅难抛。今天的中国年轻人,我们,于我们十多二十岁的灿烂年华,活在这最适合养猪的和...

1/10